010-56287379

     
我的足迹
 
http://webim.qiao.baidu.com/im/index?siteid=7505571&qq-pf-to=pcqq.c2c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大米交易网 >> 大米资讯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有机大米的发展

2017-06-02 15:32:46.0 来源:

黄色的水稻梗、成群的芦花鸡、鱼池和荷花池让这个被绿色栅栏围着的一百多亩水稻田显得很温馨,据说,十月份水稻收割的时候,这里更美。这就是济南市唯一一块有机水稻种植基地——— 吴家堡有机大米生态园。基地负责人刘宪政指着满地的稻梗说:“这些有机水稻虽然产量有限,但价格确实很高!”

奢氏2800优质大米系列选用拉林河流域绿色食品生产基地生产的优质水稻经科学加工而成,不仅米粒晶莹剔透,而且营养丰富,含多种有益人体健康的矿物质,微量元素和维生素,并且支链淀粉含量高。煮熟后油光发润,香甜绵软,口感颇香,剩饭不回生,是食用馈赠之佳品。

五常奢氏2800大米是黑龙江五常市中之道一种稻花香水稻生产的大米。是农科院最研制出的新品种,非转基因大米,获得国家专利的好吃放心大米.

五常奢氏2800大米是黑龙江粳稻的一种,香米,水稻秧苗散发一种香气,大米也非常香,做饭是会散发特色的清香,所以该种大米享誉全国,是目前最高档的大米之一。

种植区域:五常市龙凤山、民乐乡、营城子乡等区域五常奢氏2800大米

普通大米16倍的价格

有机大米的价格怎么个高法?在各大市场和超市,可以看到一些有机蔬菜的身影,却根本看不到有机大米的踪影。记者在绿色有机超市看到,一斤有机大米最便宜的17元,最贵的56元,而且都是东北或者其他省市的。如果不了解有机大米背后的故事,消费者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价格。

据了解,有机产品价格居高不下,主要在于其昂贵的生产成本和低产量。由于有机产品强调“天然性”,因此在生产过程中尽可能减少了机械的使用,所需的劳动力成本自然大大增加。另外,由于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不能使用任何的人工添加化肥、农药等,所以其产量也比较低。不仅如此,在加工过程中,其所耗费的成本也不菲。正是由于低产量、高成本的限制,使有机产品在整个食品行业的市场份额中所占的比例非常小。

济南市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水稻首席专家孙礼文说,普通大米从播种到收获最少要施化肥三次。在插秧前整地时每亩要施入大量的混合肥,插秧后10~15天施入尿素,插秧后35~40天再施孕穗肥。除此之外,还需要除草剂、防虫剂,甚至是生长激素来保证一般水稻的生长,只有这样,才能每年都有所增产,进而达到农户的心理要求。

如果用有机的方式种植水稻,完全不能使用任何化学合成的肥料、农药、生长激素等,连拔草也只能依靠人工,不能使用任何化学除草剂。显然,在成本、规模方面与常规农业差距甚远的有机蔬菜,价格自然无法与普通食品保持一致。

敢卖出如此价格,“纯天然、无污染”无疑是有机食品的最大卖点。其实,在国内,有机食品和普通食品之间还有两个阶梯——— —— 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其最大的区别在于绿色和无公害食品都允许有限使用农药、化肥、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并且不禁止使用基因工程技术,这在有机食品领域则完全被禁止。这就构成了一个金字塔,最上面的是有机食品,处于中间层的绿色食品被看做是无公害食品向有机食品的过渡,在售价上也是递减的。

稀有的有机稻田

实际上,有机食品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国内的有机食品市场早就已经开启。截至2007年,有24%的中国可耕地用于种植获得无公害认证的农产品,相比之下,有机农田的面积少之又少,不超过230万公顷,这一数据中还包括了经过转换和野生采集的面积。

打算进军有机食品产业,首先要过的就是“土地关”。国内很少有现成的可耕种有机粮食的土地。按照有关要求,耕种有机食品的土地,其农药、重金属残留必须达标。孙礼文站长告诉记者,国内绝大部分已开垦的土地都被化肥、农药污染了,完全降解需要3年时间,所以有机蔬菜不是想种就可以随时种的。绿之风有机农场2008年年通过检测,目前还处在三年有机转换期最后一年,严格地说2011年出产的大米才是真正拿到有机认证的有机大米。

有机大米不仅土地稀有,而且产量也能用稀有形容。刘宪政总经理告诉记者,普通水稻一亩产量能达到500~600公斤,而有机水稻怕虫害,而且生长缓慢,一般亩产量也就200~300公斤。也就是说,这一百多亩有机农田也就能产2万多公斤有机大米。“就这点大米,实在不能进超市,进了超市根本没卖几天就没有了。”

防虫的“有机模式”

“一株开花香满坡,一家煮饭香满庄”,这是人们曾经对黄河岸边的济南吴家堡大米的赞誉。随着化肥的使用,过度追求产量,造成吴家堡大米大不如前。据说,自从有机水稻基地建成,不适用化肥和农药之后,大量的水鸟也飞来这里。在这里,鸭子大有用武之地。吴家堡有机大米生态种植的重要一环——— —— 鸭稻同养。“这些鸭子在田间不吃禾苗,它们只吃虫子和浮萍。我们‘鸭稻同养’主要是要消灭害虫,它们来来回回在田间走,还起到了松土的作用,鸭粪也是有机肥料。”基地负责人刘宪政表示,“因为我们这是有机大米,一定不能用化肥和农药,所以我们用‘鸭稻同养’这种生态方式和太阳能诱虫灯和黏虫板等来捉虫,有时也用人工。用诱虫灯诱到的虫,还能喂鸡喂鹅,这也是一种生态循环养殖方式。”

别看刘宪政说得轻松,其实种植过程的艰辛也是事先很难预料的,用“摸着石头过河”来形容并不为过。58岁的吴家堡农民潘景志告诉记者,一旦出虫害,有机基地就是重灾区。不能使用化学杀虫剂,有机农场相比之下损失比较大。没办法就采用灭虫灯,安装绿板和黄板。杀虫方式类似“飞蛾扑火”的原理,“杀死的虫子多得用铁锹撮。”还是不行,就人工捉虫,捉虫对于普通地块不是问题,可对于“有机模式”就是大问题,人工方式成本高出几十倍。

有机大米识别有标志

消费水平制约了有机大米摆上餐桌,而观念上的陌生是有机食品不叫座的另一个因素。记者发现,几乎所有消费者对有机食品都没有清晰的概念,部分业内人士也是如此。有机食品标志由认证机构统一对生产企业发放,其规格有直径10毫米、直径20毫米、直径30毫米和直径60毫米4种,根据企业实际需要向认证机构申请,认证机构核实后发放,每年还会审核。据了解,“中国有机产品标志”的主要图案由三部分组成,即外围的圆形、中间的种子图形及其周围的环形线条,市民购买时可以根据标志来辨别,以防误购。


  • 分享到:
  1. 1
  2. 2
  3. 3